作者 主題: 《禮儀師之奏鳴曲》值得一看!  (閱讀 8938 次)

0 會員 與 1 訪客 正在閱讀本文。

離線 紅毛仔阿杜(Adol)

  • 資深校友
  • Hero Member
  • *****
  • 文章數: 1032
  • 評價: +4/-0
  • 性別: 男
  • Adol
    • 檢視個人資料
《禮儀師之奏鳴曲》值得一看!
« 於: 三月 22, 2009, 08:43:46 下午 »
我剛看完,相當好看!

故事其實相當平凡,但平凡中卻表達很多不平凡的人生哲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advbayLLjc

http://paper.wenweipo.com/2009/03/10/FA0903100001.htm

文:黃納禧 Lark Film提供

 在大悟當上了納棺師不久後,社長告訴他:過去日本人家中有人逝世,都是由家人親自主理喪事。後來隨著時代轉變,家人都把喪葬儀式交託到納棺師手上,讓他們為往生者準備好告別世人前最後的妝扮,並引度死者踏上死亡的門關,在另一個世界展開新的旅程,這就是納棺師的職責。

 日本大熱電影《禮儀師の奏鳴曲》以納棺師為主角,影片繼橫掃日本票房及各大獎項後,因奪得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二度捲起熱潮。

 納棺師,一個原本如死亡二字般教人聽後感到陌生且惘然的名詞,因為有剛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禮儀師の奏鳴曲》(Departures,下稱《禮儀師》)的緣故才開始為人認識,而片名中的「禮儀師」,亦即是電影中主角的工作「納棺師」的另一稱呼。據說,《禮儀師》劇本的提案人正是飾演男主角大悟的本木雅弘。在十多年前,本木在參加一場告別式的過程中,見到禮儀師以神聖莊嚴的態度對待往生者,儀式使家屬暫時忘卻傷痛而與安躺著的往生者說再會,這使本木對禮儀師這職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後來他更讀了青木新門的小說《納棺師日記》,決定將這個令他深受震撼的題材放上銀幕,十多年過後終於完成了這部備受國際肯定、以禮儀師這門職業為故事主幹的電影。

 故事中踏入中年的大悟志願成為大提琴演奏家,在以為理想得以實現之時樂團卻要解散了,夢想破滅的大悟只好帶同妻子美香(廣末涼子飾)回老家山形居住。為了維生,失業的大悟到了社長(山崎努飾)處應徵「旅程歸途助理」,結果就在誤以為是當導遊的情況下擔任了負責喪葬事宜的禮儀師。然而大悟起初並不以為禮儀師是一份光榮的工作,甚至當中學同學及妻子知道他的職業後,都以禮儀師要與死人接觸及如賺死人錢而離棄他。不過,一段孤獨的時間反而令大悟明白到禮儀師工作神聖的本質,通過為往生者清理、妝扮,不但能夠安撫家人的悲傷,更重要的是讓往生者死於安樂,是一件莊嚴而值得尊重的工作。

 不過電影要處理的不僅僅是強調禮儀師工作莊嚴的一面,也不只是述說如大悟般人到中年理想落空再重新上路的勵志故事,細觀之更是從大悟一段段送行的經歷,反映出現代社會中家庭關係的疏離以及青年對父母輩、老人愛的缺失,唯有在生死訣別關頭,關愛才得以彰顯,禮儀師則成為了將愛意傳達的象徵,因此說《禮儀師》有更深的社會關懷。

安撫無聲的死者

 電影中有八段葬禮儀式,每一段背後都訴說了一個故事。大悟第一份接到的工作便要面對一個死於家中、身體開始腐爛的老婦。滿屋的腐臭和噁心的蛆蟲令他開始懷疑自己入行的決定,甚至有感到澡堂全身盥洗一遍也難以清除從事與死亡相關工作的污穢感。然而他沒有得到妻子體諒,美香離開使他只好全情投入工作當中,並漸漸對禮儀師的工作有新的體會。

 在送行的儀式中,大悟往往能見到更多死者生時留下與家人的齟齬衝突。本身是男兒身的已故中學生卻有一副女性的裝扮與臉相,導演在此刻意來個黑色幽默,要社長問其父母到底要替死者化男妝還是女妝,稍稍的喜劇感背後卻透露了兒子生前與父親的不和及整個家庭的不快經歷;同樣,另一哀痛的母親不願意接受女兒與男友出遊期間意外逝世的事實,原來女兒結識的是流氓男友,才導致了意外的發生。哀慟、哭泣,父母們都無法趕及在兒女去世前修補破碎了的家庭關係,奈何在送行儀式中勃然大怒過後,卻又能挽回什麼呢?

 但電影並沒有譴責父母的意圖,反而是想通過大悟的視點,觀望普遍家庭中溫情錯落的狀況。就如鄙視大悟當上禮儀師的中學同學,總希望將已故父親遺留下來的澡堂高價出售,母親卻說能獨力繼續打理澡堂,也是為了街坊對公眾澡堂的需要,其實更希望是以老舊的澡堂去維持與已故丈夫、兒子和孫女的連繫。可惜兒子不了解母親的心意,直至母親火葬一刻,嚎啕大哭,才明白真的愛得太遲。

 至死別來臨才學懂體諒之道的子女與父母,大悟從他們的故事明白到禮儀師的重要性—在不可逆轉的死亡之上,只有身為禮儀師的他才有資格以最溫柔的手勢,將未亡人最後的心意轉放到往生者的身上。

放於手心的重量

 春天是個重要的隱喻,當迷霧漸散,大悟的前路亦愈發明朗。社長「你這一生是做禮儀師」的批語,妻子的回歸,更加強了他以禮儀師為終生職業的決心。然而,就算每天見證人與死亡的交錯,練就了一套世故的生命哲學,大悟卻無法逃離自小被父親遺棄的陰影,一直活在對父親無限的怨恨中。

 電影再次啟動生命的偶然(一如大悟當上禮儀師的不明所以),遠方傳來了父親的死訊,大悟必須選擇是否送別父親最後一程,方使他明白,縱然有用雙手給予死者傳達關愛的能力,卻無能為自己解開存在已久的心結。所以他最終選擇了前往認領父親的屍首,方發覺心中的恨並沒有想像般強烈。當驅趕了葬儀社匆忙的職員,親自為父親屍身清理的時候,大悟發現了父親手中緊握的石頭,然後回憶起童年時父子撿拾石頭互送的祝福之意,鏡頭中父親的映像也逐漸變得清晰,大悟才明白到放低怨恨才能真正令父親也令自己得到解脫。

 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之前,本木雅弘曾詢問評審《禮儀師》得以入圍的原因,答案是電影能細心地將深層的情感傳達到每一個觀眾的心,甚至撫平了每一個觀眾的心靈。無疑,這一語道出了《禮儀師》所以能令人感動的原因,而電影中表達的生命哲學,也將如父親手中緊握的小石,沉甸甸地放在各位觀眾的心中……
« 上次編輯: 三月 22, 2009, 08:47:32 下午 由 紅毛仔阿杜(Adol) »
--

我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這個世界!!